每日經濟新聞
要聞

每經網首頁 > 要聞 > 正文

沒想到,長三角也藏著一座沒落的煤都

每日經濟新聞 2021-12-22 23:09:31

有人說,“原地踏步”已久的淮南,這次終于“快”人一步走在了前面。還有人說,放眼結對幫扶的皖北8市,淮南正是最急需“輸血”和“換血”的那個。

每經記者 程曉玲    每經編輯 劉艷美

圖片來源:淮南日報

皖北的發展,正越來越多地進入國家視野和區域布局中。

從去年9月國家發改委出臺《促進皖北承接產業轉移集聚區建設的若干政策措施》,到本月初公布的《滬蘇浙城市結對合作幫扶皖北城市實施方案》(下稱《實施方案》),國家層面已數次發文支持皖北地區振興發展。其對于長三角一體化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性,不言而喻。

《實施方案》公布不到10天,淮南市與閔行區這對結對“兄弟”就有了大動作。

12月17日,閔行區黨政代表團到訪淮南,雙方圍繞深化結對合作等事宜進行了深入交流,明確將在淮南市高新區共建科創園,圍繞電子信息、人工智能、汽車零配件、智能顯示等領域,共同推進一批產業轉移項目。

第二天,首屆淮南轉型發展大會舉行,雙方正式簽訂《淮南·閔行科創產業園戰略合作協議》,達成合作共識。

有人說,“原地踏步”已久的淮南,這次終于“快”人一步走在了前面。還有人說,放眼結對幫扶的皖北8市,淮南正是最急需“輸血”和“換血”的那個。

《滬蘇浙城市結對合作幫扶皖北城市實施方案》結對安排 圖片來源:網頁截圖

對淮南而言,這種急切背后,是這座有著“中國能源之都、華東工業糧倉”之稱的資源型城市,深陷轉型困境的窘迫與掙扎。而對整個長三角而言,顯然有著促進區域協調發展,實現共同富裕的深意。

“標兵漸遠、追兵漸無”

近年來,皖北作為長三角欠發達區域的發展“落差”,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與重視。

數據顯示,皖北地區2020年人均GDP為安徽全省水平的三分之二左右,三次產業結構中一產占比高于全省4.6個百分點,城鎮化率低于全省約10個百分點。與區域面積、常住人口大致相當的蘇北相比,皖北經濟總量和人均水平均僅為前者一半左右。

在皖北內部,淮南又是一個特殊的存在——從曾經輝煌一時的能源重鎮,到如今經濟總量在全省排名倒數,其沒落過往難免令人唏噓。

“華東的煤,一半在安徽;安徽的煤,七成在淮南?!被茨衔挥诎不帐≈斜辈?,是典型的礦產資源型城市。

淮南地理位置示意圖 圖片來源:合肥市人民政府發布

數據顯示,淮南境內煤炭遠景儲量444億噸、探明儲量153億噸,是中國電力工業搖籃、全國13個億噸煤基地之一,也是“皖電東送”的主戰場——“皖電東送”70%都從淮南發出,點亮上海、浙江等地城市夜空。

因煤而興,也因煤而衰。

煤炭大量開采導致大面積土地沉陷、陸地成湖,淹沒了村莊與耕地;煤電產業增加值占工業經濟總量一度高達70%,嚴重的路徑依賴導致“煤電一咳嗽,淮南就感冒”……與全國大多數資源型城市一樣,生態破壞、環境污染、產業單一等系列問題,讓淮南不得不面臨轉型的陣痛。

今年6月,淮南當地媒體曾連續發文“叩問淮南速度”,文中直指發展差距——

看全國版圖,淮南是1984年國務院批準的首批“較大市”之一。如今,與首批13個“較大市”相比:重慶升格為直轄市,大連、青島也升格為副省級城市;無錫2020年GDP達12370.48億元,是淮南的近10倍,唐山市2020年GDP為7210.9億元,是淮南的5倍多。

再看安徽省內。在安徽16個地市中,淮南的GDP排名已從2010年的第7位,下降至2020年第12位。尤其是與曾經不相伯仲的兄弟城市相比,淮南的發展差距越拉越大,并逐漸掉隊。

以滁州為例。2010年淮南GDP總量603億元,比滁州少92.2億元;而到了2020年,滁州GDP總量達到3032.10億元,淮南GDP1337.20億元,滁州已是淮南的2倍多。換句話說,2010-2020年的10年間,滁州GDP總量相當于再造了一個淮南。

用淮南市委書記任澤鋒的話說,淮南已經滑落到“標兵漸遠、追兵漸無的被動局面”。

為什么慢了?

究其原因,不僅有煤電資源依賴型經濟衰落的外在影響(2020年淮南全市煤電產業工業增加值占規上工業增加值比重仍高達69%),還有如當地媒體所言,“搶抓機遇、主動合作意識的弱化”的內在因素。

馬鞍山、滁州等曾經與淮南實力相差無幾的省內兄弟城市,就是擺在眼前的例證。

同為安徽省四大礦產資源型城市之一,“以鋼建市”的馬鞍山之所以沒有在轉型升級中敗下陣來,正是得益于其一邊自上世紀90年代起就持續引進造紙、汽車等新產業,以降低對鋼鐵產業的依賴度;另一邊,發揮區位優勢深度融入區域合作,打造東部產業“騰籠換鳥”的“集散地”。

“滁州速度”則更加凸顯出搶抓開放合作機遇的重要性,當地爭取沿江高鐵在滁州并線設站,就是一個有力印證。

尤其在長三角一體化背景下,一次區域合作戰略的升級,往往就能成為一些城市改寫命運的歷史機遇。不同于地處省域交界的滁州、馬鞍山等同時被劃入南京、合肥兩大都市圈中,居于安徽省域腹地的淮南被明確納入合肥都市圈,并提出打造“合肥都市圈副中心城市”的目標。

合肥都市圈和南京都市圈規劃范圍示意圖 圖片來源:《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發展規劃》

然而,合淮相向而行已經走過10余個年頭,實際成果卻不盡如人意。

有觀點分析原因認為,對比上海都市圈、南京都市圈等長三角其他都市圈來看,合肥都市圈首位度較高但發展仍不夠充分,且合肥尚處于提升省內首位度的過程中,對于周邊的帶動作用和外溢效應還有待提升。

與此同時,淮南也在自我反思。

“滁州不懼南京虹吸效應?!被茨袭數孛襟w此前在對比分析滁州經驗時指出:

2007年11月2日,淮南就首次提出“合淮同城化”,并于12月26日與合肥正式簽訂《合肥市與淮南市加強區域合作的框架協議》。之后,在融入合肥都市圈的進程中,淮南一邊心之所向,一邊擔憂著虹吸效應、競合壓力。

“滁州離南京很近,應該說南京對他的虹吸不比合肥對我們的小,為什么滁州反而很好地享受到了南京的溢出效應呢?”在任澤鋒看來,就是因為滁州始終秉承“發展腹地、產業配角、生態屏障、合作伙伴”的發展定位,不斷完善基礎設施、公共服務,把區位優勢變成了發展優勢。

向外借力,激活自我的機會

眼下的淮南,顯然迎來了新的機遇。

12月8日,國家發改委印發的《滬蘇浙城市結對合作幫扶皖北城市實施方案》公布,推進滬蘇浙城市結對合作幫扶皖北城市工作。

根據《實施方案》,綜合考慮資源稟賦、產業特色、發展水平、合作基礎等因素,上海市3個區(閔行、松江、奉賢)、江蘇省3個市(南京、蘇州、徐州)、浙江省2個市(杭州、寧波),分別與安徽省淮南、六安、亳州、滁州、阜陽、淮北、宿州、蚌埠8個皖北城市開展結對合作幫扶,期限為2021年至2030年。

這也意味著,淮南與“新兄弟”上海閔行的合作將按下加速鍵。

圖片來源:淮南日報

淮南與閔行,一個是能源之都、工業糧倉,一個是工業搖籃、科創高地,結對合作可謂有基礎、也有潛力。

早在2020年12月,淮南市黨政代表團赴閔行區考察學習,雙方就簽訂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并結為友好市區,明確將在產業發展、園區共建、科技創新、教育衛生、綠色農產品、人才、黨建等方面開展多領域、多層次全面戰略合作。

一年來,淮南在上海設立了駐長三角人才工作站、淮南名特優農產品展銷中心等機構,舉辦上海安徽商會走進淮南投資考察等活動,并選派了2批22名干部赴閔行區跟班學習。

于淮南而言,來自閔行、上海的產業轉移能為當地產業發展輸入新鮮“血液”,同時,在與閔行的深入交流中,或許也能學習到關于傳統產業轉型升級、培育壯大工業園區的“過來人”經驗。

隨著雙方交流日益密切,合作重點方向和領域也進一步明確。

在12月17-18日閔行區黨政代表團到訪淮南期間,雙方明確將圍繞電子信息、人工智能、汽車零配件、智能顯示等領域,共同推進一批產業轉移項目。

作為此次交流取得的實質性成果,雙方正式簽訂《淮南·閔行科創產業園戰略合作協議》,明確將在淮南市高新區共建科創園。

這一次,淮南能否抓住向外借力,激活自我的機會?

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

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聯系。
未經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:021-60900099轉688
讀者熱線:4008890008

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0

0

2020久久天天躁狠狠躁夜夜,夜夜躁狠狠躁日日躁,手机在线的a站免费观看,精品伊人久久久大香线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