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經濟新聞
頭條

每經網首頁 > 頭條 > 正文

舊產品逾期,這家信托公司仍為客戶發售新產品,結果又逾期...投資者:從來沒有人告知我

每日經濟新聞 2021-12-31 14:56:17

每經記者 涂穎浩    每經編輯 廖丹 孫志成 易啟江    

一個已逾期的債務主體,信托公司還會為其發售新的信托產品嗎?正常的答案是不會,但這卻真實地發生在國通信托身上。

2017年,國通信托為融資方綠茵湖置業發行了方興299號信托計劃。這一產品在3年后的2020年1月開始陸續到期,在兌付了第一期的7580萬元后因流動性緊張出現了逾期。

然而有意思的是,在方興299產品已出現兌付逾期以后,一款名為“方興1201號”的產品卻處于募集期間。這個產品與方興299號信托計劃為同一融資方,也是國通信托發行的。而1201號到期后,融資方無法按時兌付,導致產品至今逾期將近一年。

對于方興299號已逾期的情況下為何還會繼續發行方興1201號產品,方興1201號最新兌付進展等問題,每經記者采訪了國通信托,但截至發稿,未獲對方正式回復。

融資主體已逾期,國通信托仍為其發行新產品

2017年1月20日至3月24日,國通信托分六期發行了方興299號都勻綠茵湖集合資金信托計劃(簡稱“方興299號”),總規模2.996億元,各期期限為3年,融資方為都勻市綠茵湖產業園區建設開發置業有限責任公司(簡稱“綠茵湖置業”)。

投資者提供的信息顯示,這一信托計劃在2020年到期,第一期兌付了7580萬元。但是在2月中旬,國通信托發布的延期公告卻稱,國通信托于2020年2月14日收到綠茵湖置業出具的《關于申請延期付款的函》,因公司流動性緊張,加之疫情嚴重,綠茵湖置業目前資金周轉困難,暫無足額資金支付債務款項,申請延期付款。國通信托也決定相應延長方興299號期限6個月。

不過有意思的是,就在299的延期過程中,一款名為方興1201號信托計劃正在募集當中。兩者有相同的融資主體,均為綠茵湖置業。

2020年1月10日,國通信托發行的方興1201號應收賬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(簡稱“方興1201號”)宣告成立。此后幾個月里,方興1201進行了多輪募集。

就有投資者向記者表示,其在2月和3月分兩次買入過該產品,但是從來沒有人告知融資主體在其他產品上已出現逾期。直到如今自己手上的1201產品已經快一年都沒完成兌付,才發現上一個產品中,融資主體已經逾期了。

6270756430788475904.png

據悉,方興1201號總規模2.5億元,共成立18期,期限12個月。2021年1月方興1201號陸續到期,但產品卻未按期兌付。

有投資者向記者表示:“國通信托于2021年1月11日公布延期方案,將該產品延期至2021年8月10日,在未按照延期方案兌付本息的情況下,在2021年6月4日又公布新的延期方案,將該項目延期至2022年5月31日?!?/span>

信托老兵:罕見!融資主體逾期,相關產品應暫停

方興299號宣布延期后,國通信托是否應叫停方興1201號的后續發行?融資主體的其他融資渠道又是否會受到影響?

北京煒衡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張強律師表示,如果方興1201號產品在發行時,融資主體的風險已經在市場上充分暴露,那么信托公司就應該謹慎為其發行新產品。

一位從事信托業十年的信托老兵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替逾期的公司發行新產品在業內十分少見。如果融資主體發生逾期,相關產品應該會全面暫停,如果是融資類業務,一般會有交叉違約條款,即一個項目違約,會導致融資主體其他項目也同時宣告提前結束。

上述信托人士稱,理論上講,逾期對項目的影響很大,會起到很大的警示作用?!俺霈F逾期,大家都會比較注意,這是判斷融資主體信用狀況一個很好的觀察窗口。融資主體跟一家金融機構的合作出現違約,其他金融機構都會很謹慎地給這家公司繼續做融資?!?/span>

國通信托是否應向方興1201號投資者披露融資主體逾期情況?

一位信托業資深分析師對記者表示,如果兩個產品之間有直接關聯,一般來說信托公司是有必要披露的。所謂的有直接關聯,是指會影響到信托資金安全。如果存在關聯而不進行披露,一旦遭受資金損失,信托公司難辭其咎。

張強律師也表示,信托公司有責任和義務向投資者補充披露融資主體的風險狀況,尤其要披露可能會影響投資者決策的風險性事件。

律師:信托公司應關注融資方風險暴露時點

替逾期主體發行新的信托產品,新產品再次逾期,國通信托有無問題?

張強律師表示,如果在產品成立時,融資方的風險還沒有在市場上顯現出來,那就很難斷定信托公司有多大責任,除非能夠獲取信托公司全面的內部盡調以及審批決策流程等資料,才有可能知道是否存在弄虛作假、虛報瞞報等行為,如果沒有這樣的手段,僅依據外部的信息,很難判斷。

金融信托領域資深律師唐春林告訴記者,信托產品從發行成立至到期兌付,信托公司事前、事中、事后都有一系列相應的義務。信托產品成立前,信托公司要對交易模式進行評估,判斷其能不能有效地緩解風險,如果事前工作到位,產品成立在流程上應該沒有問題;

其次,信托產品成立后,信托還要進行跟蹤管理,如果遇到產品狀況惡化,應該采取宣布產品提前到期等措施;

最后,如果事前、事中措施都已經到位,但融資方仍然沒有按期兌付,信托公司就有義務采取相應的強制性執行措施。

唐春林律師也坦言,國內的信托主要作為融資方的融資渠道,信托產品也常用于投資非標資產,而非標資產在價值評估上存在一定的主觀性,背后可能隱藏著一定風險。

國通方興多只產品折戟

除了方興1201號和方興299號,每經記者還發現,國通信托還有另外一只方興系列產品——方興318號也深陷違約。

雖然也是由國通信托發行,但這款產品的融資方并不是綠茵湖置業。

具體來看,方興318號于2016年9月30日正式成立,產品期限為24個月,融資方為普定縣普信城市建設投資有限責任公司(以下簡稱“普信城投”)。

據普定縣融媒體中心消息,普信城投已于2020年11月25日與國通信托面談并達成共識,采取分期還款方式還款。而截至發稿,該投資者表示方興318號的還款進度仍沒有明顯進展。

多只產品折戟背后,啟信寶顯示,2017年到2018年,國通信托所涉法律文書經歷了一輪暴增:2017年相關法律文書僅有38件,但到了2018年便增至627件。此外,國通信托共涉及年內立案超100件,其中大部分為被告。

2020年12月31日,湖北銀保監局對國通信托作出罰款70萬元的行政處罰。這是國通信托在2017年之后,近兩年首次被罰,其涉及違法違規事由包含:信托資金未按約定用途使用;資金池墊付風險項目未按要求計提減值準備。

此外,從財務角度來看,國通信托的信托資產和凈利潤已經連續兩年出現下降。

年報顯示,截至2020年末,國通信托信托資產合計1771.57億元,同比減少296.83億元,降幅為14.35%;全年實現凈利潤4.52億元,同比減少9.65%。

5981061201573770240.png

其實,2019年該公司信托資產便已出現同比下滑,降幅16.75%。凈利潤更是同比下滑高達23.22%。

而記者注意到,在嚴監管環境下,近年來,信托公司的信托資產規模普遍處于壓降態勢。

需要注意的是,2019年與2020年,國通信托的信托業務收入(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)別為9.79億元和9.90億元,均低于歷史平均水平。

418554825409111040.png

此外,國通信托信托業務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重也連續3年出現下滑。具體來看,2017—2020年的信托業務收入占比分別為94.95%、91.80%、84.01%、79.84%,呈逐年降低趨勢。

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

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聯系。
未經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:021-60900099轉688
讀者熱線:4008890008

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0

0

2020久久天天躁狠狠躁夜夜,夜夜躁狠狠躁日日躁,手机在线的a站免费观看,精品伊人久久久大香线蕉?